【大公报】悬壶济世情牵两岸 遗爱化身无言良师

2019-08-28

一、新闻追踪

尽管当前两岸关系严峻复杂,台当局散播“反中仇中”言论,但阻挡不了两岸的同胞情、手足爱。今年以来,两岸涌现出许多跨海救助的感人故事:有台胞捐赠骨髓给大陆同胞,也有台胞向大陆患者捐献器官。近日,福建省福州市来自台湾的女医生陈怡君病逝后向大陆母校捐献遗体。她是福建首位捐出遗体做医学研究的台胞。这份血浓于水的“两岸一家亲”情缘,深深地感动了两岸各界。

福建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里弥漫着阵阵哀思。学生、老师、福州市红十字会、福建省台联及福建康复医院的医生们来到这里,送陈怡君最后一程。她的遗体捐赠仪式在这里举行。“在她生前,我们就多次聊过,人死后不过一抔黄土,于是想将自己的遗体捐给母校,这个是她本人的意愿,我们都支持。”同是福建中医药大学的老师、陈怡君的丈夫许克祥回忆起与妻子生前的谈话。他向大公报表示,陈怡君的父亲也是器官捐献的受益者,他在20年前接受了肝脏的移植,至今健在。

登陆求学实现“中医梦”

“她于1968年在台湾花莲出生,1998年嫁给我,生命中有近一半的时间在大陆,对大陆感情深厚。在生命最后阶段,决定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母校做医学教育与医学研究,是尽最后一分绵薄之力,我也很敬佩她。这份血浓于水的情缘,让生命得以升华和永续。”许克祥说,这种捐献,是一种感念,也是一种寄讬。

享年51岁的陈怡君在17岁的时候考上台湾屏东大仁药专,毕业后考取了药师执照,在台湾担任药师4年。1995年,福建中医学院与台湾大仁药学专科学校开启闽台交流项目,陈怡君成为该院第一批台湾学生,开启了大陆求学、生活、工作之路。在福建中医药大学,陈怡君完成了专科升到本科,2004年研究生毕业;此后她通过考试,成为福建省中医药大学附属康复医院考入编制内第一个台湾医师。

与陈怡君相识二十多年的福建省台联原办公室主任陈雪娇说,无论工作多忙,她都会在工作之余积极参加两岸交流活动,下基层义诊、参与当地台协会、牵手之家等组织的公益活动。

“她很朴实,很热心。得知她捐献了自己的遗体,太敬佩她了,她太了不起了!”陈雪娇说。

福州台商协会常务副会长蒋佩琪说,只要台协会需要帮忙,陈怡君都义不容辞,无论是找她看病还是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她都非常热情。

捐献遗体意义重大

“遗体捐献对于医学教育事业而言,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和价值。我们对‘无言良师’为医学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伟大精神始终心怀感恩和敬佩。”福建省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解剖实验室副主任李长征介绍,“无言良师”是医学界对志愿遗体捐献者最高荣誉的称谓。“我们医学院学生,开始上解剖课的第一堂课,就是向‘无言良师’默哀、鞠躬、献花。感谢‘无言良师’的奉献,培养学生敬畏生命、救死扶伤的职业精神,也是医学人文教育最直观、最好的老师。”

福建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副院长张学敏表示,福建医学界严重缺少“无言良师”,陈怡君医师是首位将遗体指定给医学院供医学研究和医学教育的台胞,她“逝而不已,留爱人间”跨越海峡的同胞手足之大爱,让大陆民众深深敬仰和感恩。

海峡两岸同根同源、血脉相连,涌现出许多跨海救助的动人故事。今年,一位在大陆工作的46岁台胞林先生,捐献了自己心肝肾肺眼角膜等器官,救助了七名大陆患者;来自台湾的血液病患者刘菀婷和家人,在大陆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的帮助下,终于见到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大陆青年何啸;台胞捐献的造血干细胞,跨海飞跃崇山峻岭,经历18个小时千里援驰抵达新疆,成功救助了42岁的新疆张女士。两岸同胞在生命尽头点亮另一盏生命之光,两岸同胞骨肉相亲的深厚情谊,推动着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二、手机24小时对病患开放

“她是我的贵人。很多台胞看病都找她。”陈怡君生前好友、台胞王月霞回忆道,2004年经台胞介绍去陈怡君的诊所看病。那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但陈怡君还在等她,开药结算时全部费用仅16元人民币,“她说中药就是这么便宜。

2009年,陈怡君发现王月霞的体检报告显示身体出了状况,建议她立刻放下一切回台湾动手术。“看我很犹豫,她就建议在福州动手术,由她来照顾我,令我非常感动。”王月霞庆幸有陈怡君这个“贵人”果断建议,让她及时医治,恢复健康。

“我干妈的手机是24小时开放给病人的。”在福建省康复医院保卫科任职的周婕觉得陈怡君特别亲,像妈妈一样。陈怡君知道周婕远离故乡一个人在福州工作后,每逢节假日都邀周婕去她家一起过,并认她做女儿。

“有一位外地患者,每个月都来找陈医师看病。”周婕说,很多医生给病人看病可能只有两三分钟时间,但是陈怡君医师就问得非常仔细,开的药也很便宜,后来病人介绍病人,她门诊时病人特别多。得知她病重后,有泉州、香港、台湾等地的病人都赶来探望她。

三、最后奉献 捐遗体用于医学研究

“捐赠遗体用于医学研究的很少,今年我们学院才接受两例,来源奇缺。”李长征介绍,目前福建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用于教学的“无言良师”,学生需8-12人共用一个大体。在学生上完解剖课后,“无言良师”还可利用的结构会被做成示教标本,直到没有任何价值后,学院会将“无言良师”运到火葬场进行火化,并将其骨灰撒到福州三山陵园内专为捐赠者竖立安放的纪念碑周围。

在福建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有一间专门供追思、凭吊“无言良师”的纪念室。一面“大爱无疆”的追思墙上,刻着每一位“无言良师”的姓名、生卒年月,及相片和简介。在一处学生出入的走廊两侧,悬挂着一些比较特别的“无言良师”的生平故事,他们有学生、农民、工人和老师等。李长征说,“‘无言良师’对医学教育研究、对医学生学有所成具有重要意义,医学生们对‘无言良师’不仅心存感激,更应敬畏生命,救死扶伤。”

据介绍,学院接受捐赠的“无言良师”后,要对“无言良师”进行六个月以上到一年左右的防腐固定,然后才用于解剖教学用。在给学生上第一节解剖课,就是认识“无言良师”,学生们排列整齐,向“无言良师”鞠躬、献花、默哀。在使用“无言良师”时,必须规范操作,不能乱划。完成解剖课之后,可以利用的机构会制作成标本,作为示教用,学生也不能乱涂乱划。每年清明节,都有追思感恩活动。

据悉,福州市累计登记遗体器官捐献5084人。其中,实现遗体捐献293人,角膜器官捐献49人、让100多名眼疾患者重见光明,实现多器官捐献28人、挽救了79名重病患者。(何德花  福州报道)